• <table id="mkom2"></table>
  • <table id="mkom2"><noscript id="mkom2"></noscript></table>
    <bdo id="mkom2"></bdo>
    <table id="mkom2"></table>
  • <bdo id="mkom2"><center id="mkom2"></center></bdo>

    大裁員大辭職:馬斯克二十天推倒重建推特

    馬斯克自嘲自己埋葬了推特馬斯克自嘲自己埋葬了推特

      上周四晚上,推特經歷了一場集體辭職。在這一天,數以千計的員工決定離開他們工作了幾年甚至十幾年的公司。不少人在推特上公開道別,揮別自己在這里的數載時光,感謝與自己同舟共濟的同事。

      一時間,推特上彌漫著悲傷感懷的氛圍,滿屏的熱搜盡是#GoodByeTwitter#、#RIPTwitter#、#Damn Twitter#這樣的標簽。一位離職的中國員工岳嶢在推特上寫道,“一朝推特人,永遠推特心”。(Once a tweep, always a tweep。)

      全球最具影響力的社交媒體平臺推特,在全球首富馬斯克入主之后,經歷了一場前所未有的大清洗。短短三個星期時間,推特就承受了一場從上到下的大裁員和大辭職;原先7500多人的巨頭公司現在究竟還剩下多少員工?有預計稱只剩下不到2700人。

      而就在本周一,馬斯克又一次揮起裁員屠刀;而這次砍掉的則是負責營收的廣告銷售與客戶關系部門。上周五,推特負責客戶關系和廣告銷售的副總裁惠勒(Robin Wheeler)已經先行辭職。她在推特上表示,自己無法保護部門員工,因而決定離開。

      眾所周知,馬斯克急切地想改造推特,讓這家社交媒體扭虧為盈。然而,無溝通裁員,強行上馬問題項目,開除批評自己的員工,一刀切結束遠程辦公,強迫簽署奮斗者協議,他簡單粗暴的管理風格,讓推特從高層到中層到基層的員工們普遍心灰意冷,釀成了千人集體辭職的事件。

      或許,這也是馬斯克所希望看到的結果。僅僅20天時間,推特就從一家7500多人的巨頭公司急劇瘦身成為一家不到2700人的小公司,變成一家年輕人在公司熬夜工作的創業公司。

      抱水槽入主粗暴大清洗

      這一切開始于10月26日。那天馬斯克抱著一個沉重的水槽,笑容滿面地走進推特舊金山總部。推特從此進入了馬斯克時代。Let that sink in原本是一個網絡段子,意思是讓自己意圖徹底貫徹下去,現在馬斯克可以完全按自己的意圖對推特進行徹底改造了。

      盡管臉上笑容燦爛,但馬斯克的心里并不舒服,因為這筆收購著實讓他虧慘了。今年4月底,馬斯克強勢施壓推特董事會達成440億美元的收購協議。但他沒有想到的是,美國股市隨后開始大幅下挫,推特和特斯拉股價都下跌了超過30%。推特市值甚至一度跌破200億美元。

      這意味著馬斯克繼續完成收購需要承受雙倍損失,因為這相當于他溢價一倍以上收購推特,花440億美元現金收購一個只值200億美元的公司。而且,他還需要出售特斯拉股票套現來籌資,繳納巨額的資本利得稅。

      正因為如此,馬斯克在6月份以推特隱瞞虛假賬戶規模為由,單方面宣布放棄收購推特。但他當初簽署收購協議時,或許過于興奮,主動放棄了盡職調查,沒有給自己留出退路。隨著推特在特拉華州提起訴訟,馬斯克在必定敗訴的情況下,無奈按照原價440億美元完成了交易。

      在馬斯克收購推特的440億美元中,有130億美元來自銀行短期貸款。他必須讓推特盡快扭虧為盈,以推特的利潤來償還每年超過10億美元的還貸壓力。雖然去年推特營收51億美元,卻虧損高達2.21億美元,今年第二季度更是再度虧損2.7億美元。削減人力成本是馬斯克迫不及待進行大裁員的直接原因。

      入主推特的第一天,馬斯克就解散了推特董事會,裁掉了推特CEO阿格拉瓦爾(ParagAgrawal)、CFO塞格爾(Ned Segal)、政策總管加德(Vijaya Gadde)以及法律顧問艾吉特(SeanEdgett)等多位核心高管。這幾人的離去早在外界預期之中。在完成收購推特之前,馬斯克就曾經多次公開嘲諷他們。

      然而,這些核心高管擁有“金色降落傘”條款的保護。即便被無情炒魷魚,他們也可以根據合同的規定,帶著總計上億美元的遣散費滿意離開。而普通推特員工卻不得不面臨殘酷的失業現實。在入主推特一周之后,馬斯克終于開始實施他的大裁員計劃。但他的裁員實施方式,卻讓推特員工們倍感失望。

      11月4日傍晚,推特突然發送全體員工郵件,通知第二天公司關閉,內部聊天工具暫停運行。所有員工在周五上午收到郵件,得知自己是繼續留任還是遭受裁員。在11月5日的這次大裁員中,推特7500多名員工中有3700多人失去了工作,一些部門甚至被完全撤銷。事前沒有協調,事后也沒有溝通,有的只是一封冷冰冰的裁員通知郵件。

      在大裁員的當天,幾位推特員工對新浪科技表示,讓他們不滿的并不是裁員本身,因為這是大家預料之中的事情,但是馬斯克毫無溝通的態度,讓他們感到非常失望。而且馬斯克給出的遣散標準,也幾乎是硅谷的最低水平。(注:兩個月工資是法定裁員補償。第三個月工資需要簽署放棄權利協議才能得到。這意味著他們不能加入集體訴訟。)

    假帳號冒充制藥巨頭,藍V反成傳謠工具假帳號冒充制藥巨頭,藍V反成傳謠工具

      無視警告強行上馬收費

      在大裁員之后的第二天,推特藍V收費功能提前三天上線;這是馬斯克最看重的創收項目,從他入主推特到正式上線僅僅用了八天時間。在上線之前,馬斯克幾乎天天都在推特上,向自己的粉絲推銷這項每月8美元的收費項目。

      顯然,馬斯克急于希望開辟新的營收渠道,擺脫對廣告主的依賴。目前推特超過九成的營收來自于廣告主。但在他入主推特之后,輝瑞、歐萊雅、美聯航、安聯保險等大廣告主紛紛停止了推特廣告投放;而馬斯克在汽車行業的競爭對手通用汽車、福特汽車、奧迪美國以及大眾汽車也不愿給他的平臺砸錢。這讓推特未來的廣告營收蒙上了一層陰影。

      然而,由于設計的漏洞和認證的缺失,大量普通用戶在交錢獲得藍V之后,更改自己的賬戶資料,偽裝成名人、大企業甚至是政治人物發布虛假信息。藍V反而成為了推特幫助他們擴散謠言的工具。在引發諸多混亂之后,推特不得不在11月11日宣布暫停藍V收費項目。

      藍V散布謠言事件讓大廣告主們更加回避推特。因為用戶假冒禮來公司發布胰島素免費的信息,制藥巨頭禮來公司對推特平臺大為不滿,決定停止在推特的一切廣告投放。單是禮來撤單就讓推特損失了幾百萬美元的廣告營收。

      推特的麻煩還不僅于此,他們曾經因為用戶數據與隱私問題被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FTC)調查。根據雙方在2011年達成的和解方案,推特在正式上線新功能之前必須進行隱私問題的多重評估。但急于創收的馬斯克卻無視數位高管的勸阻,加快產品研發上線節奏,沒有進行完整合規評估就直接上線。此次藍V認證賬號散布謠言事件,可能會再度引發FTC的調查,甚至可能對推特開出天價罰金。(2018年Facebook曾經因為隱私違規問題被FTC處罰了50億美元。)

      馬斯克強行上線藍V收費項目,不僅給推特帶來了監管危機,也引發了一批核心技術高管的集體辭職。11月11日是推特向FTC遞交隱私問題年度合規報告的最后期限。但就在前一天,首席信息安全官Lea Kissner、首席隱私官DamianKieran、首席合規官Mariaane Forgarty卻選擇了辭職。一道辭職的還有信任與安全部門負責人Yoel Roth以及人力資源負責人Kathleen Pacini。僅僅一天時間內,推特負責用戶隱私的幾位直接負責人全部離開。

      在離職之后,推特安全部門負責人羅斯(Yoel Roth)在《紐約時報》發表評論文章,稱馬斯克強行上線藍V認證項目是注定失敗的(ill-fated)。羅斯還質疑,馬斯克所謂的絕對言論自由是無法實現的,會受到廣告主、監管部門和移動平臺的多重限制。與此同時,“在批評推特此前平臺政策反復無常的同時,馬斯克對推特規則的沖動易變與只言片語的宣布,同樣缺乏合理性。馬斯克自稱’推特酋長’(Chief twit),明確表明他自己才是最終的拍板角色?!?/p>

      不容批評直接開除員工

      馬斯克入主推特的第三個星期,推特員工對他的怨氣越來越重。11月14日,馬斯克突然宣布砍掉推特的免費伙食福利,并與推特直接負責訂餐的行政主管就餐飲預算在推特上公開互懟。

      馬斯克先在推特感慨,因為沒有人來公司上班,推特過去12個月每人每頓午餐的成本超過了400美元。直接負責訂餐的行政主管指責馬斯克在撒謊,每天免費午餐與早餐成本只有每天每人20-25美元。馬斯克回擊說,舊金山總部每年要花1300萬美元訂餐,而員工平均上班率還不到10%,準備早餐的人比吃早飯的員工還多。

      馬斯克對遠程辦公的憎惡眾所周知。沒有買推特之前,他就公開嘲諷遠程辦公的員工是在家看電視的懶狗;在收購推特股份之后,馬斯克更是嘲諷可以把推特舊金山總部改成無家可歸者收容中心,反正都沒人去上班。入主推特之后,馬斯克隨即宣布取消遠程辦公,所有人都必須在辦公室每周工作40個小時,除非得到特別批準。

      另一方面,馬斯克開始顛覆推特原先的企業文化,拒絕員工以下犯上提出質疑。盡管馬斯克經常在推特上質疑平臺的技術與架構,無所顧忌地表達自己的不滿,但當推特員工同樣公開回應他的質疑,指出馬斯克的理解有誤時,等待他們的只有解雇通知。

      11月14日開始,推特連續開除了數位對馬斯克提出異議的工程師。在推特工作八年的Android平臺應用工程師Eric Frohnhorfer質疑馬斯克對推特的技術理解,并委婉建議馬斯克在內部Slack或者郵件來詢問這一問題。但第二天他就被馬斯克解雇。與此類似,推特時間線技術架構負責人BenLeib同樣轉發了馬斯克的推文,指出馬斯克根本不了解這一技術部分,已經工作十年的他也很快遭到了解雇。

      公開質疑馬斯克會遭到解雇,內部吐槽同樣會被炒魷魚。在隨后的幾天時間,幾十名推特員工在內部協作平臺Slack上批評公司高管,對馬斯克的管理風格提出不滿,他們幾乎在當天夜里就收到了解雇通知,理由是違反了公司政策。

      多年以來,硅谷互聯網公司一直致力于打造平等開放包容的內部文化,允許員工在內部批評和質疑公司高層與相關決策,谷歌、Meta和推特是最典型的幾家公司。谷歌員工可以抗議反對公司與美國軍方簽署的云服務協議,迫使谷歌高層最終放棄這一價值數億美元的合同;Meta員工可以在內部直接質詢扎克伯格為何允許川普的爭議帖子,更可以斥責公司高管參加最高法院大法官卡瓦諾的聽證會。

      但馬斯克顯然不認同這樣平等對話的企業文化。無論是在特斯拉還是SpaceX,他的管理風格強調的是高效執行,而不是對話質疑,更容不得對自己的批評?;蛟S他希望通過粗暴解雇質疑自己的推特員工,向其他員工表明原先的企業文化已經結束,未來推特內部不接受對自己的批評。

      與此相似,SpaceX近期也有8名員工提起勞工法訴訟,他們因為在內部傳播一封批評馬斯克的郵件,而遭到公司解雇。這份郵件呼吁SpaceX管理層采取適當補救措施,包括譴責馬斯克在推特的有害行為。馬斯克是SpaceX的創始人、CEO以及最大股東。

      諷刺的是,馬斯克卻不能在西歐和北歐地區隨意解雇,按照歐洲勞工法規定,企業必須證明員工存在明顯過錯與違反合同才能解雇,如果裁員則必須進行冗長的申請過程。上周推特西歐部門通知數十位員工離職,停止了他們登陸公司內網的權限,但從法律角度上,這些西歐員工與推特的雇傭關系并沒有解除。

    馬斯克要求員工簽署奮斗者協議馬斯克要求員工簽署奮斗者協議

      奮斗協議點燃不滿情緒

      11月15日,馬斯克找來此前假冒被裁推特員工接受媒體采訪的兩個惡搞者拍照,戲稱自己已經向他們道歉,裁員他們是自己最大的錯誤之一。這一惡搞舉動讓本就因為裁員士氣低落的推特員工更加感受到了羞辱,就在幾天之前他們剛剛目睹了半數員工被無情解雇。

      不過,促使推特員工集體辭職的導火索則是11月16日周三馬斯克的一封郵件。他在這封郵件中向推特員工闡述自己要打造“推特2.0”,要求員工變得“極端硬核(extremely hardcore)”,這意味著“長工作時間和高工作強度”。

      馬斯克非常強硬地要求所有員工在美西時間周四下午兩點之前作出選擇,要么點擊確認接受這一安排,要么就領三個月工資遣散費走人。上周三那一天,馬斯克正在東海岸的特拉華州參加關于自己特斯拉天價薪酬的訴訟庭審。

      需要說明的是,馬斯克要求簽署的這份“奮斗者協議”并沒有對推特員工的工作內容作出具體的額外要求。取消遠程辦公,每周必須在公司工作40個小時,這是馬斯克之前就已經宣布,而且得到落實的。

      一位推特員工對新浪科技表示,“其實他也沒有作出具體說明,到底要多長的工作時間以及多大的工作強度,或許他也沒法詳細說,因為說錯了會被起訴。但是,在過去兩個星期內部矛盾的不斷積累之下,很多員工的不滿情緒已經到了一個臨界點。這封郵件只是點燃了大家的情緒?!边@位員工沒有選擇離職,他點擊了同意。

      或許,更多的員工是心灰意冷離開,因為他們看不到平臺的希望。推特高級產品經理克勞斯(Peter Clowes)表示,自己之所以選擇離職,并不是因為討厭馬斯克,只是不知道留下來的意義,他所在的部門此前已經被裁員了85%,整個部門都處在壓抑的氛圍中,同事們已經不想繼續工作。前一周大裁員剩下的75名員工中,現在更只有3人選擇繼續留任。而如果選擇留下,意味著會始終處于疲于奔命的待命狀態。

      這封郵件就像是壓垮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美西時間上周四下午兩點,是馬斯克要求員工簽署“奮斗者協議”的最后期限。但在此前一輪裁員中幸存下來的諸多骨干員工,卻在這一輪主動選擇了離開,拒絕簽署馬斯克給出的協議。據美國媒體估計,上周四選擇辭職的推特員工至少超過了1200人。

      這一次離開的,包括了推特的核心技術骨干。處理運算架構的核心服務小組,原來100多人只剩下4人;處理媒體信息呈現的服務小組,更是一個人都沒有了;就連預防突發事件宕機的20人推特指揮中心也出現了人員流失。外界擔憂,如果遭遇高峰流量事件,例如世界杯這樣的重大活動,推特網站是否還能維持正常運行。

      因為馬斯克砍掉了推特的公關部門,已經沒有PR人員來回應媒體質詢。馬斯克成為了推特對外表態的唯一聲音,當然這是他的公司,本來就是他一個人說了算。有媒體預計,至少有1200多人在上周四選擇了拿遣散費走人,也不愿意繼續為馬斯克效力。

      略具諷刺的是,直到周五中午,距離馬斯克的最后期限已經過去了近一天時間,很多拒絕簽署奮斗者協議的推特員工依然沒有收到通知離職的郵件,甚至還能登陸工作郵箱。他們聯系人力資源部門時卻發現,HR團隊同樣大批離職,以至于沒有人來處理解雇的事務。

    馬斯克召集工程師連夜審核代碼馬斯克召集工程師連夜審核代碼

      召集年輕員工熬夜

      馬斯克最初并沒有把員工集體辭職當回事。上周四上午,馬斯克會見了一些被認為最為核心的員工,勸說他們能夠留下來。當天晚上,他還在推特上自信滿滿的表示,“最好的員工都還在,所以我沒有過分擔心?!卑胄r后,他又發了一張戲謔自己親手埋藏推特的惡搞圖片。

      但隨著越拉越多的員工選擇辭職,馬斯克開始逐漸坐不住了。周四晚間,推特突然給沒有辭職的員工發送通知,告訴他們舊金山總部辦公室周五會關閉,門禁卡也會失效。有媒體猜測,推特可能擔心員工在離職之前搞破壞。

      推特現在到底還剩下多少員工?或許只有馬斯克自己知道。周四晚上,有媒體預計推特只剩下了900名員工。而在那些留任的員工中,有不少是持有H1b工作簽證的年輕人。

      他們不敢隨意辭職,因為一旦失去工作,他們必須在60天內找到新雇主,否則就會失去身份離開美國。在目前硅谷就業市場陷入寒冬之際,各家公司要么大裁員要么凍結招聘,失業員工要在60天內找到新雇主面臨著諸多困難。

      然而,僅僅過了一個晚上,馬斯克就連發數封內部郵件,似乎意識到了員工離職問題的嚴重性。周五早上,他突然要求會寫代碼的員工下午兩點到總部10樓報到。半個小時之后,他再發郵件,稱自己想了解一下推特的技術堆棧。沒多久,他又發送第三封郵件,心急火燎地請外地員工飛到舊金山總部來面見。

      周六凌晨1點半,馬斯克在推特上貼出了自己和一群年輕員工一道審核代碼的工作照片。馬斯克感慨這是自己在推特總部見過最多人的一天。

      然而,更讓外界震驚的是,就在上周六,馬斯克直接恢復了前總統特朗普的推特賬號。他在自己賬號搞了一個網民不記名投票,結果支持恢復特朗普賬號的投票比例是52%。馬斯克隨后宣布這是人民的呼聲,決定讓特朗普的推特賬號在封禁了一年半之后重新上線。

      雖然剛剛入主推特的時候,馬斯克信誓旦旦承諾要組建一個具有多元視角的內容審核委員會,把重要的內容與賬號決策權交給委員會。但三個星期過去了,看起來他早忘記了此前的承諾,獨自決定恢復特朗普賬號。畢竟,他才是推特的唯一當家人。

      馬斯克今天在推特all hands會議上表示,裁員差不多完成了,之后要開始招聘工程師了,公司總部不會搬到德州?,F在推特還剩下2700人,但數字可能還會略有下降。

    (免責聲明:本網站內容主要來自原創、合作伙伴供稿和第三方自媒體作者投稿,凡在本網站出現的信息,均僅供參考。本網站將盡力確保所提供信息的準確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證有關資料的準確性及可靠性,讀者在使用前請進一步核實,并對任何自主決定的行為負責。本網站對有關資料所引致的錯誤、不確或遺漏,概不負任何法律責任。
    任何單位或個人認為本網站中的網頁或鏈接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識產權或存在不實內容時,應及時向本網站提出書面權利通知或不實情況說明,并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侵權或不實情況證明。本網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將會依法盡快聯系相關文章源頭核實,溝通刪除相關內容或斷開相關鏈接。 )

    网恋奔现他要了我很多次
  • <table id="mkom2"></table>
  • <table id="mkom2"><noscript id="mkom2"></noscript></table>
    <bdo id="mkom2"></bdo>
    <table id="mkom2"></table>
  • <bdo id="mkom2"><center id="mkom2"></center></bdo>
  •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