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ble id="mkom2"></table>
  • <table id="mkom2"><noscript id="mkom2"></noscript></table>
    <bdo id="mkom2"></bdo>
    <table id="mkom2"></table>
  • <bdo id="mkom2"><center id="mkom2"></center></bdo>

    人工智能如何讓硬件發展的更好

    多年來,計算機硬件一直是一個不太活躍的市場。占主導地位的x86微處理器架構已經達到了通過小型化可以實現的性能增益的極限,因此制造商主要關注將更多的內核封裝到芯片中。

    對于快速發展的機器學習和深度學習來說,GPU就是救星。GPU最初是為圖形處理設計的,它可以有數千個小內核,非常適合AI訓練所需的并行處理能力。

    人工智能的本質是得益于并行處理,大約10年前,人們發現,設計用于在屏幕上顯示像素的GPU很適合這一點,因為它們是并行處理引擎,可以在其中放入很多核心。

    這對英偉達公司來說是個好消息,該企業的市值從2015年的不到180億美元飆升至去年市場收縮之前的7350億美元。直到最近,該企業還幾乎獨攬了整個市場。但許多競爭對手正試圖改變這種局面。

    在人工智能工作負載方面,到目前為止主要是英偉達的GPU,但用戶正在尋找可以將其提升到新水平的技術,隨著高性能計算和AI工作負載的不斷融合,我們將會看到更多種類的加速器出現。

    加速推動新型硬件的發展

    大型芯片制造商并沒有停滯不前。三年前,英特爾收購了以色列芯片制造商哈瓦那實驗室,并讓這家企業成為其人工智能開發工作的重點。

    哈瓦那去年春天推出的Gaudi2訓練優化處理器和Greco推理處理器,據稱速度至少是英偉達旗艦處理器A100的兩倍。

    今年3月,英偉達推出了擁有800億個晶體管的H100加速器GPU,并支持該公司的高速NVLink互連。它具有一個專用引擎,與上一代相比,它可以將自然語言處理中,使用的基于Transformer的模型的執行速度提高六倍。最近使用MLPerf基準的測試顯示,在大多數深度學習測試中,H100優于Gaudi2。英偉達也被認為在其軟件堆棧中具有優勢。

    許多用戶選擇GPU,因為他們可以進入集中式軟件的生態系統,英偉達之所以如此成功,是因為他們建立了生態系統戰略。

    超規模云計算公司甚至比芯片制造商更早進入這一領域。谷歌有限責任公司的Tensor處理單元是一種專用集成電路,于2016年推出,目前已經是第四代。亞馬遜網絡服務公司在2018年推出了面向機器學習的推理處理加速器,聲稱其性能是GPU加速實例的兩倍多。

    上個月,該公司宣布了基于其Trainium芯片的云實例的普遍可用性,稱在深度學習模型訓練場景中,以可比的性能,它們的成本比基于GPU的EC2低50%。兩家企業的努力主要集中在通過云服務交付。

    雖然成熟的市場領導者專注于增量改進,但許多更有趣的創新正在構建AI專用硬件的初創企業中進行。根據數據顯示,在去年投資于芯片初創公司的18億美元風險投資家中,他們吸引了大部分的投資,是2017年的兩倍多。

    他們正在追逐一個可能帶來巨大收益的市場,預計到2030年,全球人工智能芯片市場將從2020年的80億美元增長到近1950億美元。

    更小、更快、更便宜

    很少有初創公司想要取代x86CPU,但這是因為這樣做的杠桿相對較小。芯片不再是瓶頸,不同芯片之間的通信才是一個巨大的瓶頸。

    CPU執行低級操作,如管理文件和分配任務,但純粹的CPU專用方法不再適用于擴展,CPU設計用于從打開文件到管理內存緩存的各種活動,必須是通用的。這意味著它不太適合人工智能模型訓練所需的大規模并行矩陣算術運算。

    市場上的大多數活動都圍繞著協處理器加速器、專用集成電路,以及在較小程度上可以針對特定用途進行微調的現場可編程門陣列。

    每個人都在遵循谷歌的說法,即開發協同處理器,與CPU協同工作,通過將算法硬編碼到處理器中,而不是作為軟件運行,來針對AI工作量的特定部分。

    加速度方程

    加速度方程用于開發所謂的圖形流處理器,用于自動駕駛汽車和視頻監控等邊緣計算場景。完全可編程芯片組承擔了CPU的許多功能,但在任務級并行和流執行處理方面進行了優化,僅使用7瓦的電源。

    體系結構基于圖數據結構,其中對象之間的關系表示為連接的節點和邊。每個機器學習框架都使用圖形概念,在整個芯片的設計中都保持著同樣的語義??梢詧绦邪–MM但包含自定義節點的整個圖。我們可以在這些圖形中加速任何平行的東西。

    其基于圖形的架構解決了GPU和CPU的一些容量限制,并能更靈活地適應不同類型的AI任務。它還允許開發人員將更多的處理轉移到邊緣,以便更好地推斷。如果企業能對80%的處理過程進行預處理,就能節省大量時間和成本。

    這些應用可以讓智能更接近數據,實現快速決策。大多數的目標是推斷,這是AI模型的現場部署,而不是更計算密集型的訓練任務。

    某企業正在開發一種使用內存計算的芯片,以減少延遲和對外置存儲設備的需求。其人工智能平臺將提供靈活性和運行多個神經網絡的能力,同時保持較高的準確性。

    其數據處理單元系列為大規模并行處理器陣列,擁有可伸縮的80核處理器,能夠并行執行數十個任務。關鍵創新是在每個處理元素內部緊密集成一個張量協處理器,并支持元素之間的直接張量數據交換,以避免內存帶寬瓶頸。這可以實現高效的AI應用加速,因為預處理和后處理是在相同的處理元素上執行的。

    而有些企業專注于利用縮略圖大小的芯片組推斷深度學習模型,該企業稱該芯片組每秒可以執行26萬億次操作,而消耗的電力不到3瓦。在某種程度上,它是通過將用于訓練深度學習模型的每個網絡層分解為所需的計算元素,并將它們整合在一個專門為深度學習構建的芯片上實現的。

    板載內存的使用進一步減少了開銷,整個網絡都在芯片內部,更沒有外部存儲器,這意味著芯片可以更小,消耗更少的能量。該芯片可以在接近實時的高清圖像上運行深度學習模型,使單個設備能夠同時在四條車道上運行自動車牌識別。

    硬件目前的發展

    一些初創企業采取的更多的是登月的方法,旨在重新定義人工智能模型訓練和運行的整個平臺。

    例如,針對機器學習進行了優化的人工智能處理器,在接近9,000個并發線程和900兆處理器內內存的情況下,每秒可以管理高達350萬億次處理操作。綜合計算系統被稱為Bow-2000IPU機器,據稱可以每秒進行1.4千萬億次運算。

    其不同之處在于其三維堆疊晶片設計,使其能夠在一個芯片中封裝近1500個并行處理核。所有這些企業都能夠運行完全不同的業務。這與廣泛使用的GPU架構不同,后者更傾向于對大數據塊運行相同的操作。

    再比如,有些企業正在解決互連問題,也就是集成電路中連接元件之間的布線。隨著處理器達到理論上的最高速度,移動比特的路徑越來越成為瓶頸,特別是當多個處理器同時訪問內存時,如今的芯片不再是互連的瓶頸。

    該芯片在一個人工智能平臺中使用納米光子波導,該平臺稱其在低能量封裝中結合了高速和大帶寬。它本質上是一個光通信層,可以連接多個其他處理器和加速器。

    人工智能結果的質量來自于同時支持非常龐大和復雜的模型的能力,同時實現非常高的吞吐量響應,這兩者都是可以實現的。這適用于任何可以使用線性代數完成的操作,包括大多數人工智能的應用。

    人們對其集成硬件和軟件平臺的期望極高。而企業則抓住了這一要點,例如研發平臺可以在從數據中心到邊緣的任何地方,運行人工智能和其他數據密集型應用。

    而硬件平臺使用專為機器和深度學習設計的定制7納米芯片。其可重新配置的數據流架構運行AI優化的軟件堆棧,其硬件架構旨在最小化內存訪問,從而減少互連瓶頸。

    處理器更是可以重新配置,以適應AI或高性能計算HPC工作負載,處理器被設計為以更高的性能水平處理大規模矩陣操作,這對工作量變化的客戶來說是一個加分項。

    雖然CPU、GPU甚至FPGA都非常適合于事務系統和ERP等確定性軟件,但是,機器學習算法是概率的,這意味著結果是不提前知道的,這需要一種完全不同的硬件基礎設施。

    平臺通過將1tb的高速雙數據速率同步存儲器連接到處理器上,最大限度地減少了互連問題,基本上可以用快20倍的片上存儲器來掩蓋DDR控制器的延遲,所以這對用戶來說是透明的,這使我們能夠訓練更高參數計數的語言模型和最高分辨率的圖像,而無需平鋪或下采樣。

    平鋪是一種用于圖像分析的技術,它通過將圖像分割成更小的塊,分析每個塊,然后重新組合,來減少對計算能力的需求。下采樣在訓練數據的隨機子集上訓練模型,以節省時間和計算資源。其結果是一個系統,不僅比基于GPU的系統更快,而且能夠解決更大的問題。

    總結

    由于許多企業都在為同樣的問題尋求解決方案,一場洗牌是不可避免的,但沒有人預計這種洗牌會很快到來。GPU將存在很長一段時間,可能仍然是人工智能訓練和推斷項目中最具成本效益的解決方案,而這些項目不需要極端性能。

    盡管如此,隨著高端市場的模型越來越大、越來越復雜,對特定功能架構的需求也越來越大。從現在開始的三到五年內,我們可能會看到GPU和AI加速器的多樣性,這是我們能夠擴大規模以滿足本十年結束及以后需求的唯一途徑。

    預計領先的芯片制造商將繼續做他們擅長的事情,并逐步建立現有的技術。許多企業還將效仿英特爾,收購專注于人工智能的初創公司。高性能計算界也在關注人工智能的潛力,以幫助解決大規模模擬和氣候建模等經典問題。

    高性能計算生態系統總是在尋找他們可以吸收的新技術,以保持領先地位,他們正在探索人工智能能帶來什么。而潛伏在幕后的是量子計算,這是一項仍停留在理論層面而非實際層面的技術,但它有可能徹底改變計算方式。

    無論哪種新架構受到青睞,人工智能的激增無疑已經重新點燃了人們對硬件創新潛力的興趣,從而開辟了軟件領域的新領域。

    (免責聲明:本網站內容主要來自原創、合作伙伴供稿和第三方自媒體作者投稿,凡在本網站出現的信息,均僅供參考。本網站將盡力確保所提供信息的準確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證有關資料的準確性及可靠性,讀者在使用前請進一步核實,并對任何自主決定的行為負責。本網站對有關資料所引致的錯誤、不確或遺漏,概不負任何法律責任。
    任何單位或個人認為本網站中的網頁或鏈接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識產權或存在不實內容時,應及時向本網站提出書面權利通知或不實情況說明,并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侵權或不實情況證明。本網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將會依法盡快聯系相關文章源頭核實,溝通刪除相關內容或斷開相關鏈接。 )

    网恋奔现他要了我很多次
  • <table id="mkom2"></table>
  • <table id="mkom2"><noscript id="mkom2"></noscript></table>
    <bdo id="mkom2"></bdo>
    <table id="mkom2"></table>
  • <bdo id="mkom2"><center id="mkom2"></center></bdo>
  •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